快捷搜索:  

拓宽根底货币投放渠道 央行来往邦债将稳妥推动

"拓宽根底货币投放渠道 央行来往邦债将稳妥推动,这篇新闻报道详尽,内容丰富,非常值得一读。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

◎记者 常佩琦

作为常规货币国策工具,国债买卖可能将渐进式稳妥推进。近日,祖国国人银行行长潘功胜在2024陆家嘴论坛上表示,逐步将二级市场国债买卖纳入货币国策工具箱。

祖国国人银行将这一工具定位为基础货币投放渠道和流动性管理工具,与发达经济(Economy)体的量化宽松国策有本质区别。业内认为,我国央行将国债买卖与其他工具综合搭配,有助于加重流动性管理的精细程度;在二级市场买卖国债,还可达成对收益率曲线的整体调控。

从国债买卖推进节奏来看,7月1日,央行已明确发出借入国债信号。

定位:基础货币投放渠道和流动性管理工具

我国货币国策转向价格型调控为主的过程中,货币国策工具箱有望进一步丰富,二级市场国债买卖将逐步成为新工具之一。

二级市场买卖国债有法理可循,在历史(History)上也有先例。根据祖国国人银行法,为执行货币国策,央行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买卖国债、其他行政部门债券和金融债券及外汇。向前回溯,央行曾在2000年至2003年期间通过二级市场债券买卖调节流动性,除此之外鲜少使用该工具。

潘功胜表示,央行买卖国债的定位是“基础货币投放渠道和流动性管理工具”。在我国,基础货币投放方式不断丰富和完善:历史(History)上曾经有一段时间,央行主要靠外汇占款被动投放基础货币;2014年以来,随着外汇占款减少,发展完善了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中期借贷便利等工具主动投放基础货币的机制。

近年来,随着我国金融市场快速发展,债券市场的规模和深度逐步提升,央行通过在二级市场买卖国债投放基础货币的条件逐渐成熟。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充实货币国策工具箱,在央行公开市场操作中逐步增加国债买卖。

据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在公开市场操作中逐步增加国债买卖,更多还是将其定位于基础货币投放渠道和流动性管理工具,通过在二级市场买卖国债投放基础货币,搭配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等操作主动加重流动性管理。

华创证券固收分析师周冠南认为,央行买卖国债与逆回购配合,有助于加重流动性管理的精细程度。她分析称:央行买卖国债可能类似于2008年之前美联储所开展的公开市场买卖,通过买卖国债的方式影响银行体系的准备金水平,进而将短端利率控制在联邦基金目标利率附近。另外,目前(Currently)我国短端利率管理方式以逆回购为主,后续若央行买卖国债与高频逆回购操作形成配合,资金价格的精细化管理程度可能进一步加重。

区别:与量化宽松截然不同

“把国债买卖纳入货币国策工具箱不代表要搞量化宽松。”潘功胜在2024陆家嘴论坛上强调。

事实上,国外央行的量化宽松国策是传统货币国策行将失效下的无奈之举,不必与我国二级市场国债买卖混为一谈。从世界经验看,发达经济(Economy)体央行搞量化宽松往往有自身阶段背景。通常是在危机冲击下,持续实施宽松货币国策直至面临零利率下限约束后,国债市场流动性仍较差,缺少买盘而抛售力量很强,价格渠道传导不畅,央行通常会诉诸非传统货币国策,其中就包括量化宽松(中央银行大规模购买国债、商业票据等)。比如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后,发达经济(Economy)体央行普遍将宽松货币国策用到极致,推出量化宽松国策,向市场提供极度充裕的流动性。

据教授分析,我国经济(Economy)保持回升向好态势,金融机构总体保持健康(Health)稳定,稳健的货币国策下尚未面临零利率下限约束,国债市场认购和投资热情颇高,一定程度上还有“资产荒”迹象,不存在推出量化宽松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不必把作为常规操作的国债买卖与量化宽松画等号。

另外,央行对国债的操作既有买也有卖,灵活性较大,这与发达经济(Economy)体被迫单向大规模购买国债行为有明显区别。此前央行回复媒体问询时曾称,高度关注当前债券市场变化及潜在风险,必要时会进行(Carry Out)卖出低风险债券包括国债操作。

潘功胜也进一步明确,央行将来推出的国债操作将既有买也有卖,并同步以硅谷银行案例的形式进行(Carry Out)了债券市场风险提示,再度表达出央行对长债收益率的高度关切,强调要保持正常向上倾斜的收益率曲线,保持市场对投资的正向激励作用。

业内认为,央行通过在二级市场买卖国债,可能可达成对收益率曲线的整体调控。“引入二级市场买卖国债工具后,央行对长端利率影响的新路径将开启,对曲线形态的控制力度会增强。” 国投证券固收分析师尹睿哲预计。

过程:可能将渐进式稳妥推进

对于央行开展国债买卖,最新国策信号已出现。7月1日,央行公告称,为维护债券市场稳健运行,在对当前市场形势审慎体坛、评估基础上,决定于近期面向部分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开展国债借入操作。

对此,中信证券首席经济(Economy)学家明明表示,这可能许意味着央行近期会在公开市场开展国债卖出操作。周冠南也认为,央行通过一级交易商开展国债借入操作,可能是在为公开市场现券卖出做铺垫。

冠苕咨询创始人周毅钦认为,央行此举主要是引导市场预期。但他也表示,近期长债利率确实波动较大,有必要进行(Carry Out)一定的市场干预,以防范利率风险。

中邮证券固收分析师梁伟超以国债发行期限为例,指出目前(Currently)发达经济(Economy)体买卖国债操作以短期限为主,而我国国债发行的原始期限分布则以中长期限为主。“短期限国债流动性更强,货币当局的相关操作对于市场定价影响更小。”他预计,将来可能将加大短久期国债的规律性发行。

市场教授认为,作为货币国策和财政国策加重协调的重要体现,顺利推动国债买卖纳入货币国策工具箱还需要双方共同努力(Effort),同步研究优化国债的发行节奏、期限结构和托管制度。总体看,整个过程将渐进式稳妥推进。

拓宽基础货币投放渠道 央行买卖国债将稳妥推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赞(690) 踩(65) 阅读数(2148)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